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

2017-03-29 15:36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


 
        下午5时许,义勇军进行曲在梅河口市翰林中学体育馆雄壮响起。随着颁奖仪式的结束,第31届“红双喜.开拓杯”全国少儿乒乓球比赛取得巨大成功后圆满落下帷幕。我的观摩活动也就宣告结束了。
 
        今天的观摩学习活动也随着比赛接近尾声而最后进入高潮,对照这些进入决赛的小选手们的精彩球艺,我进一步自查和总结了自己身上的缺点、弱点,这对我回去后努力改正自己许多不规范动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除了上述重要的内容而外,我还有一些难得的意外收获:在观摩比赛的间歇时间里,我又一次有幸见到了2005年参加中日乒乓球夏令营比赛时前去给我们指导的大名鼎鼎的前世界冠军、第34届中国男乒主力队员王俊老师。王俊老师是中国乒坛名人,现任辽宁省乒乓球队的二线主教练。我们见面后他对我很热情,一起攀谈起来,共同回忆起当年的往事。他还是那样谦虚谨慎、低调做人,给我印象还是那样好。他告诉我,他是1953年生,今年虚岁60了,现在在省队二线培养后备力量。当我提起几年前他遭遇家庭不幸事件,是我得知信息后第一时间通知大连乒坛一些熟人,使他们能够及时前去安慰时,他明显表现出感动状,并当即向我表示了感谢。我一向尊重名人,特别是那些低调的名人。王老师就是这样的人。
 
        我还结识了一位来自黑龙江伊春与我年龄相仿的带孙子前来参加比赛的老先生,他退休二线后一直带自己的孙子练习打球,经过几年功夫,他所带的小队员徐英彬已经成长为国内乒乓球少年段的著名选手,被黑龙江省队选调进去进行专业训练。这个2000年出生的孩子,去年曾获得“开拓杯”少年乙组冠军,这次输给队友屈居亚军。我与这祖孙俩分别拍照留念并相约将来到大连我们学校共同切磋球艺。
 
        还有一件事使我很高兴、也很有成就感。就是我终于看到了几年前结识的朋友小柴的女儿柴源,看了她的两场比赛。特别是决赛那场,由于两位选手都是辽宁队的队友,教练无法前去指导,我就在旁边组织了助威拉拉队给她加油鼓劲,并情不自禁地把我想到的战术打法喊了出去供她参考。我自今已经有51年的球龄,比赛经验尚可,加上旁观者清,我的战术意见非常对头,结果小姑娘也就真的贯彻进去,最后竟然在1:2落后的情况下翻盘以3:2胜出获取冠军。当最后一球落地时,我立即热心地打电话把信息报告了远在大连的朋友,他高兴死了。连连表示感谢。我心里也觉得美滋滋的。
 
        连续3天的观摩学习结束了。明天我就要按计划出发去当年下乡插队那个小山村去拜会当年的贫下中农了。晚饭后我与当年插队那个生产队姜队长的女儿姜玉华联系成功(事前从远在珠海的一位朋友处获取了她的电话)。那个当年我管她叫“小华子”的年仅14岁的漂亮、干净、干练的小丫头,如今已经是58岁的中年妇女了。40多年从未联系,彼此素昧平生,我只好自我介绍了自己,没有想到她那方面对我一点都不陌生,非常亲切,表示愿意明天给我们当向导去农村看望她的父亲。(她结婚后家住县城,我们必须经过县城才能到那个山村)从她嘴里我知道了他父亲今年已经80岁了,已经是地道的老人了。这个老人当年特别喜欢我、关照我,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给我的印象很深。我想他见到我时一定很高兴。我告诉玉华说,明天中午要在她父亲那里吃顿午饭,体会和重温一下当年在她家蹭饭时的情景。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尊敬的姜队长,当年的小T要去看你了。希望我的到来会给您带来晚年生活的一点乐趣,也希望我们两位老人能够把中断42年的友谊再重新链接起来、巩固下去,直至我们各自的人生终点。我相信,在当下人情如此菲薄的世道里,我们这次重逢,既会对我们双方有加深友谊的直接意义,也会对那些无情淡化亲情、爱情、友情的芸芸众生们具有一些间接的借鉴意义。明天见!姜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