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厚重,与我的人生有着3年的不解之缘

2017-03-29 15:35

人文厚重,与我的人生有着3年的不解之缘
 
        上午8点整,在梅河口市委小徐同志的陪同下,我向自己1968年冬最初踏上社会的务农栖息地——辉南大地进发了。
 
        我此行的目的有二:一是要看看长眠在辉南县青顶水库库区山麓下那12位当年在我属下一起战天斗地而不幸因公牺牲的战友,以寄托我的无限哀思;二是要去看看当年在辉南县辉南镇集贤村插队时结识的诸多乡亲特别是对我关爱有加的老队长、老朋友姜明山先生,以表达我的感恩厚意。
 
        辉南县地处吉林省东南部,位于东经125度58分—126度44分与北纬42度16分—42度49分之间,幅员2278.7平方公里,人口37万。辉南县地貌属于长白山西北端漫谷丘陵与松嫩平原西南端沃野平畴的结合部,地理位置与地貌特点对发展农业特别有利。
 
        这里山河壮丽,人文厚重,与我的人生有着3年的不解之缘,可以称为我的第三故乡,因而是我永远不可能忘怀的地方。1968年11月22日,我告别长达13年又4个月的学生生涯,冒着北国初冬的严寒和大雪来到这里安营扎寨当了农民;1971年11月22日,我穿着满身火灼斑痕的轧钢工工装告别了这里,一天不少,一天不多,整整3年。是这块土地把我从一个嘴巴刚刚生出茸毛的19岁多的稚嫩书生式的大男孩变成了一个22岁多的身板强健、有一定技能、每天拎着饭盒三班倒为祖国大打钢铁翻身仗而日夜奋战的产业工人。三年中,我担当了农民和工人这共和国两种主要社会角色。是这块热土使我真正长大了。
 
        9点前我们到达辉南县县城朝阳镇,按电话所约,我们迅即找到了已经在朝阳湖畔等待我们、并要在今天给我们当向导的老队长姜明山先生的长女姜玉华女士。当年那个漂亮、干练的小丫头——“小华子”、,如今已经是58岁的中年妇女了。我们40多年没有见面却完全没有任何陌生感,她邀请我们先到她家小坐一下认认门,我愉快地答应了。在玉华家小坐的半个小时里,我粗略知道了她这几十年的基本情况和她父母亲的基本情况。他老公是县工商局的退休干部,热情好客,待人实诚、也善于言谈,可以看出是个率性能干的好男人,我在心中默默为“小华子”祝福。这年头对女人来说,有什么都不如有个好丈夫来得重要和实惠。
 
        在由县城到青顶水库的路上,我与玉华不停地交谈,时间过得很快。在我错误的记忆中,县城到我们公社所在地辉南镇是45公里,可实际上却是45华里,路面是国道,车行很快,11点前,我们就到达了让我梦魂牵绕、洒满青春血汗、对我人生有重大影响的青顶水库。
 
       我来到青顶水库工地是1969年暮春时节,那时刚满20岁。记得当时刚刚开过党的9大,地方上要进行整党,大队党支部和革委会就把原来带队的大队干部给撤了回来,把我这个没有家口、没有党票的革委会委员给顶上去担任带队的排长。青顶水库建设缘于中苏珍宝岛之战,由于我军对付对方的“T62坦克”无计可施,于是国家五机部就决定在我们县丘陵地带建设军工厂试制新型炮弹,山里没有工业用水,就决定在附近建设一座战备水库来解决。由于这样时间紧任务重的背景,当时实行军事化管理体制。县里组织工地总指挥部是团级建制,每个公社是连级建制,每个大队就是排级建制。战士也就是民工,都是各地抽调的基干民兵。我们辉南公社序列是第五连队,我们集贤大队属五连一排。我担任一排长不久,由于文化水平高能写会算,很快就被提拔到连队担任文书工作,再不久就又被提拔为五连副连长的位置,负责指挥工地的施工生产。
 
  没有想到在那里一干就是一年多,直到1970年夏天北大、清华首届工农兵大学生招生我被推荐才得以离开。我在农村总共干了1年零10个月,却在那里干了1年零5个月,经历了一个货真价实的春夏秋冬四季轮回。那段光阴是我一生中最难得的得意之笔之一,对我的锻炼成长价值是不可估量的。特别是我亲身经历的那次震惊全国的1.17特大火灾事件,不是一般人所能经历的。我在那次事件前前后后的所作所为以及给我的触动、痛苦、锻炼和疑惑都是一般人所不能企及的,也是我一生中空前绝后的。我所以在长达40多年的岁月中能不远千里两次故地重游、探寻纪念,其重要原因之一也是来源于此。(未完待续)